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务资讯 >

因此那些脚印似乎成了它一生中最重要的记忆

时间:2017-10-10 13:42/点击: 来源:www.szctzr.cn

木桥,落叶,河水,鹅卵石,鱼……看着这些,像一幅画。
  
  木桥被河水冲刷太久,已经摇摇欲坠了,但是桥面上,还有模糊的脚印,脚印中有些许泥土。木桥已经很老了,但每当有人走过使它的身体发出
 
有节奏的脚步声时,它就仿佛听到世间最美的音乐一样,陶醉许久。。
  
  落叶一直从河边的树上飘落下来,顺着水流,像鱼一样往远方游去,它觉得,在树上待久了,对于那里的空气已经厌倦,虽然自己会很快在水中
 
腐烂,但它希望能顺着水流看到更广阔的世界,即使是最后一眼。
  
  河水从很远的地方来,它不知道它是怎么变成河流的,它恍惚记得以前的自己是山泉,是小溪,但不知怎么就成了河流。他不知道,它接下来会
 
去哪里,会变成什么样。但它知道,自己冰凉的身体却总是饱含力量,自己柔软的血液总是能包容所有,它愿意一直这样没有方向,没有终点的流淌
 
因此那些脚印似乎成了它一生中最重要的记忆
  
  鹅卵石有很多,散布在河里以及河岸上。它们感觉自己并不是一直就在这里,但每天从相同的方向看到日落后它们又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就属于这
 
里。它们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,于是它们让河水把自己冲刷的很光滑,它们或许觉得这样更有利于和周边的同类相处吧。但是时间久了,它们发现彼
 
此间好像完全没有知觉一样,感受到的只有互不干扰与冷漠。慢慢地,它们觉得无所谓了,偶尔水流变得快起来了,它们会让自己翻下身,好让自己
 
觉得还存在于这个世界,但除此之外它们再没别的想法了。
  
  鱼吐着水泡从桥底游过,看到大些的鹅卵石它们会停在上面玩一会,但是一旦头顶上有叶子游过,它们会很快追上去,一会就和落叶一样没了身
 
影。
  
  第150章默认分章[150]
  
  今天的毕业聚餐,大家都喝得很尽兴,似乎只有我一直很清醒。只是现在,吃了三颗去痛片,仍然头疼而失眠。于是,我只能去想一些事来缓解
 
不眠的愁绪。
  
  其实我也想醉一次,上次完全喝醉是四年前了,那时只是没有经验地胡乱喝,但回忆中,那时也依旧很清醒,我想要的醉,是麻木,是没有知觉
 
  
  其实我也醉一次,可醉了之后呢?像他们那样吐得胃部痉挛?还是,像他们那样失去自我?我不知道我会怎样,但我知道我没有承受失去自我意
 
识的勇气,没有让自己神经麻木的勇气。这是怯懦吗?我不知道。
  
  其实我也想醉一次,但从小看着妈妈每次和酒醉后的爸爸争吵打架,我不愿自己成为父亲那样的人。是的,他是性情中人,凡事直率正直,村里
 
人都待见他,我似乎遗传了一些,可那样醉酒后发生的事我是愤恨的,因此我也愤恨他,因此我怕自己成为他那样的人。因而,我从小就尽量小心翼
 
翼的考虑自己做每件事的后果,只要会给自己在意的人带来麻烦与扰乱的事我绝不去做。只是,一直清醒是痛苦的,我很想醉一次。
  
  其实我也想醉一次,但醉了以后我失去了自己,自己的意识,自己的风度,自己的方向,我不愿意,如果失去自己与失去其他的相比,失去自己
 
肯定是最痛苦的。如果这仍然称之为怯懦,我可以判定我是害怕失去的。
  
  其实我也想醉一次,可是醉了以后的生活就不延续了吗?除了死亡,任何的麻醉自己对于现实生活是有用的吗?逃避?即使是短暂的逃避又能如
 
何呢?若非因此长眠,生命也将继续为生存的意义而挣扎。
  
  其实我也想醉一次,有些东西埋藏在心里近十年了,大多数时间脑海里满满的都是懊悔,只为一件事懊悔。我看过那么多书,也听过那么多关于
 
分分合合的故事,我深深地明白,后悔从来就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,可是我终究是我,不是别人,懂得的道理并不能将它用于自身。如果我醉了,我
 
就忘记了吗?如果喝醉后从此失忆,在醉酒前的我又愿意接受吗?那不再是我了啊!
  
  其实我也想醉一次,其实我就是想想了。醉酒不是梦想,不是心里永久的症结,反而我是因为那些深埋于心里的症结而想醉一次,我在想的时候
 
只是将自己的生命颠倒了而已。
  
  马上就毕业了,二十几个年头里四次毕业,四次与许多人的聚散别离,四次与梦想擦肩,这一次,是真正的,真正的年龄意义上的告别,告别青
 
春,告别年少,告别狂热,告别那个愚蠢过许多次的我。
  
  如果还有关于醉的谎言,我不如向自己以及自己的曾经如此深情告白:也许,我还会去找你;也许,我们能再次相遇。
  
  今天晚上,有人大笑,有人哭,有人独自坐车离开,有人一直沉默,有人烂醉,有人抽了数不尽的烟,有人说出了了埋藏多年的心事,有人长夜
 
失眠,有人在深夜记录这些。我是其中一个,我们都是在这所学校的最后一个。
  
  其实我不愿醉了,沾酒过后就头疼难忍的我,是千万个不想去沾酒的了,举杯消愁愁更愁,酒醒之后,往事突然涌上心头只会更痛苦。
  
  其实我不愿醉了,如果未来的日子仍然会为一些事懊悔受折磨,也只是我还成长得不够而已。
  
  其实我不愿醉了,我不会让自己变成自己愤恨的那样一个人。
  
  其实我不愿醉了,醉属于别人,我何必要勉强往自己身上拉扯。
  
  我现在还记得,有一次一个朋友拿着酒让我吹瓶时说如果我拒绝就不是兄弟,我真正的兄弟他会这么残忍吗?我仍然会是一个对朋友实在的性情
 
中人,但我的分别心会一直提醒我要尊重他的选择。我也记得有一群人劝我吹瓶时说我不吹就不是男人,当时一个朋友转手替我喝了,我永远会记住
 
他,心里感激他解围。但从那以后的我不会去为朋友做类似的事,因为那时我还懵懂于人事,我不能喝不是主要,重要的是我不能因此陷朋友于不义
 
,不尊重他的选择的同时也让他做不成“男人”。当然,真正的男人是这么定义的么?我虽然无法定义,但我相信一定不是这样定义。
  
  其实保持清醒是最难做到的事,游戏里的职业玩家在打比赛时常见失误,职业球星在打比赛的时候也经常犯规掉球,专业主持人口误也在所难免
 
。我能坚持着让自己避免于神经麻木本来已经不容易了,我何必因为所谓的“痛苦”之类的就选择麻木呢?
  
  如果今夜没有为最后的青春狂欢,今夜仍然没有徐徐的清风,今夜仍然如往常在游戏中度过,我想,所有人都不想醉,所有人都会选择享受头脑
 
清醒的幸福时光。即使,有些人会在某一刻有痛苦的回忆涌上心头。
  
  无关题目的话:
  
  现在,我还听着音乐,播放过的音乐如刚刚过去的时光,即使记住歌名重播也不会有刚才旋律响起时的韵味了。你呢?如果我们再次相聚时,曾
 
经的感觉你还残留多少?
  
  许多的日子,我把过去寄存于梦想,寄存于追寻生命;许多的夜晚,我把思念寄托于明月,寄托于繁星;许多的梦里,我把自己转换到过去,转
 
换到你身边。
  
  许多的过去里,你怎样留住我的呢?
  
  也许有一天,我会面对面把所有过去的我向你说出来,你也许丝毫不在意,你也许会认真听我说完,像我在火车上听一个陌生人倾诉他的往事一
 
样。虽然毫不相干,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仍然共同生活在平行的时空里,如果你一直在,我也一样,从未离开。一瞬间的感动和倾听是温馨的
 
  
  我想起许多个深夜,我默默地组织着语言,假想着某一刻在某个地方与你对话,我们或者陌生,或者相互交心,或者各自说各自的,但画面总是
 
很和谐,阳光总是很温暖的照在你我的脸庞。
  
  今天一个同学说,一个人和一个人之间的“眼缘”很重要,以及以前朋友说的“只对第一感”,是吧,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,从此天涯
 
海角都没能忘掉。
  
  我许多时候觉得自己不是个世俗的人,或许是高傲,或许是自负,但我从没有忘记过自己很渺小很普通,只是一些物质一些名利,我总是保持着
 
疏远,即使手起即来的,我宁愿承受他人的冷漠与冷眼,我宁愿接受他人的指点与辱骂。缺乏斗志也好,缺乏勇气也罢,都是他人眼,而我选择的,
 
是自我实现。
  
  我为何说起这些呢?是为了说给你听还是为了强行解释还是表明自己。我不知道,我只是想到了这里吧。
  
  未来的人生我不知道会走到哪里,走多远,但我肯定的是,过去这些年忘不了的以后也不会忘记。
  
  你还接着在看吗?如果有个不是我的他也对你说了这些话,你会怎么想呢?你选择相信或者厌烦?你还想我接着说吗?好多话说不完,好多话也
 
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  
  我想,我就此打住吧,没有尽头的事情不应该做得那么明显,如果你去了解一下生物历程,你会发现生命的存在程度真的很有限。
  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收获的是各种香港挂牌之全篇世界观价值观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zctzr.cn/a/fuwuzixun/2017/1010/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