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用暂时的快乐换取的也许是你一生的痛苦

时间:2017-10-10 13:36/点击: 来源:www.szctzr.cn

因为生活中的意外,脚骨折。没去医院治疗,相信了所谓的江湖郎中,敷草药。结果2月多了,还没好。每天瘸着腿步行上班。脚受伤,公司不给
 
请医疗假.要请医疗假,要请假也可以,前提是要有市级医院开的诊断书,因为是开的摩托车,问我有没驾驶证,还有,出事了,要交警出事故认定书
 
。你M的,我们那里是省管县,没有什么地级市,其次我一直出门在外,几百年回趟家,我拿来的摩托车驾驶证,再说了,我在乡下骑摩托车。自己摔
 
跤了,还要叫交警来处罚啊。摆明就是不想给我请医疗假。好了,不给请医疗假,我请事假好了吧。好了,回来上班,没工资不说,社保,住房公积
 
金要自己交,自己交不说,原公司交的那部分也要我交。我2月没工资,还要花医疗费,还有2月的房租。md,现在还要我交公司那部分。我哪有钱交
 
  用暂时的快乐换取的也许是你一生的痛苦
  人人都有,人人具足。意味着每个人都充分具备成功的一切条件。消除内心的存疑,前进吧!害怕的事物,你去面对它,你会有所收获的。尝试
 
放弃一些我的存在,我的执着。你会发现还有另一个心境,另一个世界。美与不美很绝对吗?不。发现了站在一个高度,依然和周遭的世界同行,你
 
的高度已经不在脚下了。
  
  周遭的人,事,总有难和易,不论你有多大的本领。处难处之事愈宜宽,处难处之人愈易厚。处至急之事愈宜缓。遇事不能应,总是此心受病处
 
。只有炼心法。更无炼事法。炼心之法,大要只是胸中无一事。无一事,乃能事事。此是主静功夫得力处。
  
  无事时,戒一个“偷”字。有事戒一个“乱”字。世界原本就不是属于你,我。因此用不着抛弃什么,要抛弃的是内心的执着,欲望,贪婪,一
 
个我要享受的心,一入享受你就入了痛苦的深渊,恶性循环,使你。你无享受快乐的心,你就是在享受着人
 
生的愉悦。无我的融入世界,你得到的远远不止你思维里东西。
  
  明镜止水以澄心,泰山乔岳以立身,青天白日以应事,霁月光风以待人。
  
  第72章默认分章[72]
  
  在月忽寒的府上已有些时日,薛廷仍不知道其姓名。虽然每次都记得要问,但只要一面对他,原本的想法就很容易被他流水般的目光冲淡,一切
 
话题都会随着他的意愿延续。而当薛廷终于想要打断这种轻浅而紧缚的支配时,轩雅的男子已然淡淡一笑,推着轮椅离去。
  
  月忽寒的宅院并不大,但因为住的人少,也就显得空荡,尤其当白雪覆满庭院,一片茫然,则更觉萧索。可少女的快乐从不会被冰雪覆盖,许月
 
希似乎有数不尽的开怀发笑的理由,有些事情或许在薛廷看来只觉可可,但依旧能听见那清丽怡人的笑声,最终他难免会被此感染,微微地翘起嘴角
 
,情绪也会飘飞起来,将脑中一切的烦心事都抛诸云霄。
  
  窗外透过晨光,飞雪却仍未止,檐角挂着一根根细长的冰柱,泛着晶莹的光泽。闷在房间里,许月希无论如何也熬不过一个时辰,但月忽寒“不
 
准出去”的吩咐却紧锁着房门,理由是她感冒刚好,吹不得凉风。
  
  “哼,你就知道让人这个,让人那个!”许月希对着翠屏上静坐的身影,赌气地将樱红的小嘴一翘,“不跟你好了!”
  
  灯火浅照着画屏展开的水墨江南,也照在月忽寒的侧脸上,他微微一笑,有些许无奈,但更多的是喜欢,习惯的喜欢。
  
  “让薛大哥陪你好了,在房间里也能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呀。”
  
  薛廷正百无聊赖地凝望着花木案上的一台筝琴,淡黄的色泽古意盎然,似乎隐约松香的味道散发,被房间的暖意煮得轻飘,脉脉袭来,让人频添
 
出醉意。
  
  “对啊,”许月希转向兀自发愣的薛廷,笑道,“薛大哥,你能想到哪些好玩的呀。”
  
  “嗯……”薛廷的头蓦地一沉,有些失措地看向许月希,“好玩的?”
  
  薛廷这算是又被许月希缠上了,月忽寒轻轻地让一页书文在指尖流过,可以安心地看一会儿书了。
  
  地上浅黄色的毯子轻柔,像堆叠的云朵,许月希每次兴奋地小跳,都似乎会被弹到天花板上。她一只手抓着糖葫芦,另一只手就拉起薛廷,“薛
 
大哥,你说闷在房间里能玩出什么名堂啊?姐夫他还不让我出去!”
  
  “外边太冷,他也是为你好嘛。”薛廷笑道。
  
  许月希的秀颊顿时急得发红,小手拼命摇着薛廷手臂,“连你也帮他说话,你们就看我好欺负是不是!”
  
  见她两眼竟像要泛起泪光,薛廷像被无数支利箭瞄准一样,躲也不知道怎么躲。天哪,这么大的女孩子就这么麻烦吗?他连忙向月忽寒发出求救
 
的目光,屏风上却伸起一只微微摆动的手,似乎在说,“薛公子,有劳你了。”薛廷愣眼的同时,也终于明白为何月忽寒那么盛情地要求自己多住几
 
天了。
  
  “呃……那你想玩什么呢?”薛廷只好硬着头皮问。
  
  “我问你呢,你倒又来问我了。”许月希撅起嘴,不一会儿,她轻轻吐出舌尖,舔了下糖葫芦外有些化了的糖衣,这时,她突然“诶”了一下,
 
眸间清溪便泛起兴奋的涟漪,但这却给了薛廷一种不安的信号。
  
  “对了,你在我这个岁数时,跟女孩儿在房间里头做过什么好玩的事啊?”她问,眼眸滴溜溜地转,似乎在揣测。
  
  薛廷松了口气,这问题对他倒没什么,他可以回忆下当年与林惜妍在一起的情形。然,他的脸色立马就阴沉下来,因为林惜妍握着绯霖射顶在自
 
己脑袋上的苹果,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,他们一起在房间里干过的最有“意思”的事情了。
  
  许月希好奇地注视着薛廷由红转白,再由白转青的脸色,就歪着脑袋,糖葫芦一直含在嘴里,竹棒子斜指着天花板。
  
  薛廷不得不跟她说没有,不过当他抬头的瞬间,想要回答的话却被案上的琴弦牵扯,久久停在翕动的唇角。
  
 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许月希跑到琴案畔,笑着问:“薛大哥,你会弹琴是不是,那你弹给我听啊!”
  
  薛廷连忙摇头,“我可不行,我弹不好的。”对于他来说,与琴有关的记忆有着许多残缺。
  
  可许月希已经拉着他在案前坐下,“哎呀,薛大哥,你就别谦虚了啦,再不找点事情做做的话,我都快无聊死了!”
  
  薛廷无奈地低下头,看到钿筝旁一只铜绿色的香鼎,不由地取在手中,“诶,这东西好眼熟啊。”
  
  “那是当然,这是我从挽月……”许月希脱口就说,但听到屏风后即刻传出的咳嗽声,她连忙捂住嘴。
  
  “挽月?”薛廷蓦地一怔,“难道是挽月阁?”
  
  许月希惊喜地道:“薛大哥,你原来也知道啊。就是杭州那个挽月阁,专门卖这种小玩意儿的。”
  
  “哦,原来你说的是那个挽月阁啊。”薛廷紧绷起来的身体放松下来,许月希则连忙转移话题,催薛廷弹琴,同时用两手托起桃红的腮。
  
  这样的模样,薛廷只看了一眼,就忘了从案旁站起——好熟悉的感觉,曾几何时,也有这样一个小女孩儿,趴在桌子对面,用同样的动作凝视自
 
己,想要聆听一段琴曲。
  
  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抚上琴弦,突然有些紧张,可当触起第一缕琴音,他的每段心思都安静下来。曾今的琴曲只弹过一遍,可如今在指间流淌,只
 
是自然而然,无暇考虑哪里是否错了。
  
  铜盘里的炭火升起氤氲的暖烟,被琴声荡动,使薛廷双眼变得迷濛,也让眼前的女孩更像当时的她。薛廷的手被另一双看不见的手轻轻握住,在
 
这份引导下,他流畅地拨动每根琴弦,弦音丝丝入扣,在他心中似乎穿越了时空的距离,传到她的耳畔。
  
  雁柱十三弦,弦弦慢弹相思续,续在了眉间心上,薛廷几乎忘了,自己竟还有这般淡弱的心境。
  
  屏风后的月忽寒悄然合起了双眼,手上的书卷久久停在一页上未走,而许月希则缓缓敛起打趣的笑意,眼中泛起迷离的光。
  
  仿佛全世界都在静静聆听,红热的炭条发出轻溅的微响,但似乎很快就感到了歉疚,便再也没了声音。
  
  心弦化作了琴弦,指尖落下,都拨动着心绪。薛廷的心化入了琴韵,但也提醒了他,对往事的触摸,已快到了尽头。他只后悔当初没能将这首曲
 
子学完整,仅仅弹到一半,便只能落得曲终人散。
  
  林惜妍便取笑,“就你这半桶水,还在本小姐面前秀啊!”
  
  “你厉害你给我弹一首啊!”
  
  想到当初自己气急败坏的模样,薛廷忍俊不禁,所有感怀的思绪都在这一刻从指尖流落,今日此刻弹奏的往事也将告一段落。
  
  铮然一声,琴弦断了,回忆也断了。薛廷还怔在原处,眼前残留着依稀如梦的影子,猛然抬头,林惜妍的脸被另一个少女所取代,没有当时的调
 
笑,有的却是目光闪烁,泫然欲泣的眼眸。
  
  薛廷终于回过神,衔起那跟断弦,歉疚地道: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不会弹,还把这么好的琴弄坏了。”谁想许月希双手按在桌上,一个劲儿地摇
 
头,“没有的事,薛大哥,你弹得真好,真的很好,真的……”她连忙微笑起来,手却拭过眼角。
  
  薛廷靠坐在椅子上,只觉得回到现实,身体又沉重了许多,可意识却还是那么杳渺。
  
  许月希抱起木琴,望着屏风道:“姐夫,我把琴抱下去,以后好修。”又要找机会出去,可这次月忽寒没有拒绝,微笑着说好,薛廷却看到他的
 
头轻轻垂了下去。
  
  跟着许月希出了房间,看到院里的琼枝落下满地碎玉,似乎是被那声断弦的琴音抖落的。薛廷耳畔又响起方才以及多年前的琴声,断肠移破秦筝
 
柱,大概与此若合一契吧。
  
  “到了。”许月希突然说,将木琴递给薛廷,自己推门走进一个房间。
  
  “这里应该就是放琴的地方吧。”薛廷心想,不过他感觉专门用一个房间来放琴,未免有些浪费。然,当房间里红烛点亮的瞬间,他便愣住了,
 
手中的木琴也险些坠地。
  
  原来这溢满松香的房间里,已然躺了好多架——断弦的木琴。

上一篇:面对的人香港挂牌之全篇却万分的幸福的生活着 下一篇: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zctzr.cn/a/xinwenzhongxin/2017/1010/12.html